您的位置: 首页 > 地矿文化 > 文艺之窗
问道——读《燃烧的冰》有感
来源: 402地质队 作者: 王戈 编辑: 李逸伦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 2022-07-18

《燃烧的冰》是一本以描写可燃冰试采成功事件为主题的书籍。乍一看,封皮紫紫红红普普通通,既不迎合也不喧宾夺主,却比一些蓄意作旧的书籍好很多。林语堂先生在《苏东坡传》中对川人的阅读喜好曾评价道:“四川的居民,吃苦耐劳,机警善变,有自持自治的精神;四川的居民都耽湎于论争,酷爱雄辩的文章。”而题材严肃的报告文学素来以淡泊致远的品性而隐居高阁,其中以撰写地质、新兴能源为主题的书籍,更是我平生首见。

令我惊讶的是得益于陈国栋、王晶老师独具匠心地刻画描写,几番章节看来,灼然已如披云而见日,霍然若开雾而观天,一场声势浩大的“造冰”运动便赫然纸上,俯察品类之盛,一轮敬意如月照千峰。

书中言辞朴拙,况其笔力所及,至为广阔,自“寻冷泉”求索问路,至“蓝鲸1号”试采成功,其间筚路蓝缕,历尽艰辛,博通文理,各臻其妙。可能就连行外之人,也无不为地质学奇观所震撼。

纵观历史,开元盛世丰栗,永乐盛世编典。国之大事所成,无不以国之气力为根基。我首先看到,可燃冰自上世纪30年代发现以来,一直为世人寄望。可近90年来虽研究者络绎不绝而采集者区区之众。我想,是因为理论可以暂时脱离实际,但实践却是对国家综合实力的巨大考验。

我国对可燃冰的系统研究始于二十世纪90年代,在党中央的科学规划和精密部署下,首批以中科院为主的众多科研单位率先开始对可燃冰进行研究。

“十二五”期间,国家设立《天然气水合物勘探技术开发》项目,由广州地质局牵头联合中国海洋大学、大连理工大学、浙江大学等多家学术机构开展了多项针对天然气水合物的勘探技术的研究,初步形成可燃冰资源勘探技术体系。

继而,启动了《南海天然气水合物富集规律与开采基础研究》项目,首次明确了可燃冰的重点调查地带。

今日,国家已启动《第二轮天然气水合物国家专项》项目,随着2017年可燃冰的试采成功,实现可燃冰的产业化、商业化开发再不是南柯一梦。

诚然,全面调动社会资源,并有效统筹使之形成合力,是我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条件。我深切地体会到,在党的统一领导下,社会各界力量有机整合为一体,它们或是政府部门、或是学术机构,或是船械制造、或是钻机生产企业,它们不分伯仲地组成为一个有分有合、互通有无的科研团体,大模大样地铺展开去,不仅气势骇人,而且呼应灵活、左右逢源,构成一处学术大气候。其成员之组成,足见气度恢弘,全以能力超群的行业巨擘所担任,其中不乏名扬海外,甚至一经毕业就在外企拿到offer的青年才俊。他们牢记“苟利国家,不求富贵”的祖训,于国家求才之际毅然回国,旋即投入到了浩海如烟的科研战役中。

由精英组成的队伍自然受到人民的期待,期待犹如看到中国乒乓球队冲击奥运会金牌那样。此刻地处远东的神狐海域虽无“羽檄交驰日夕闻”的助威呐喊,其舳舻千里旌旗蔽空却胜似“贺兰山”环阵御敌。在这里,在神秘又变化莫测的 环境里,以叶建良为核心的科研团队,克服了缺少经验、地质条件差,地质设备专业程度不够等困难,在防砂、产量提升、控制污染等关键技术领域取得了重大突破,并首次在世界上实现连续产气60天,连同产气时长和产气量双双打破世界纪录的伟大壮举,将我国可燃冰勘查开发和能力水平推向世界科技顶峰。

而可燃冰试采成功的意义不仅是对行业内的技术理论进行了创新和发展,同时也为其他技术带来了改革和展望。譬如可燃冰的试采工作改良了海底取样技术、海底多波束探测技术,同时研发了“海马”号深海遥控潜水勘测器、推动了海底古生物的研究,接着在西太平洋勘测到稀缺的高品位稀土矿等等事件,在科研时间轴上形成科研成果意义上的长路径、多路径的“多普勒效应”。层见叠出的科研成果,不仅为可燃冰的研究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也积极推进了自身行业的技术路线改革,带动新兴产业发展。

地质技术工作虽是理科,可越理性的科目反而越需要情怀,从来没人保证过,可燃冰的研发工作定能蟾宫折桂,相反,哀鸿遍野的国际研发环境和开采不当即会造成大面积环境污染的前景为研发者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和技术上的压力,曾不少人产生疑问:可燃冰的研发工作究竟是一种光耀门庭的荣耀,还是一场绵延久远的苦役?但我们的科研工作者没有丝毫动摇,正是那遗世独立的地质信仰早已勃然大怒。便败又何妨?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寻求真理的路上,本就需要“殉道者”。

正是这样坚强的信念铸就了一次大胆的探索,它不仅宣示着地质业执着的工匠精神,也代表着人类在科技领域的伟大探索精神。他们的成功或将改变世界能源格局,推动历史沿革,书写科学典章。为普天大众谋万世福安,为山川相缪的全国地质工作者树立模范典型。

合上书,有力量在涌动。在如此滚天烈日的气象下,竟浑不觉热,犹如在深山静湖边孤赏了一场纳凉晚宴,它使我不囿于人生一隅,也拓宽了我专业技术眼界,更教会我脱离困境的方法。我把书放在了书柜二层抬眼能望的位置,伏望于我荒茫的地质生涯里,能借以党的光辉和功勋的事迹,荡涤我的思想,匡正我的行为,以弥足内心莽莽的空虚。 

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