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地矿文化 > 文艺之窗
秦松:在“平淡”中不断学习和成长
来源: 区调队 作者: 李明哲 编辑: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 2021-02-09

 

秦松,区调队矿产资源勘查院院长

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硕士研究生

工作九年来,秦松的发量日渐稀疏,或许跟他长期熬夜、抽烟有关。

这个头皮稍显油腻的“中年”男人,自嘲般地翻弄着手机,给我们展示着他青年时的照片——眉目清秀、发量浓厚。与之相对应的,是多个区域地质调查与矿产远景调查项目获优秀成果的业绩、青年五四奖章等荣誉,和主持矿产资源勘查院工作两年来,员工平均工资的连续增长:2019年同比增长15%,到了2020年,这个数字是55%。

凌乱的资料、堆叠的图纸,以及略显脏乱的桌面,是我们对秦松办公室的第一印象。年轻、优秀、能抗压是他显目的标签,这仿佛与他匆忙的身影相互呼应。

他的语速很快,逻辑清晰,肢体语言不算丰富,情绪平静却又富有张力。已经身为矿产资源勘查院院长的秦松,依旧带着技术工作者的一贯特征,在与他短暂的交谈中,“认真工作、埋头做事”是他提及最多的词汇。

1

2011年,秦松从北京回到成都,成为区调队矿业公司(矿产资源勘查院前身)的一名技术员。作为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毕业的硕士研究生,秦松满怀着对于地质事业的热情,开始了他作为区调人的一段全新旅程。回想起这九年间的工作,从技术员到院长,他只反复提及两个字——“平淡”,这是他的总体感觉。但在旁人看来,秦松却和“平淡”二字似乎毫无关联,他的事业之路犹如“扶摇直上九万里”,然而其中的波澜与艰辛,却常常不为人知。

第一次转折发生在2012年,当时秦松来到区调队整整一年。由于长期野外工作导致的疏离,相恋多年的女友决心与他分手,这是他第一次对于自己的人生产生了迷茫;另一方面,生产单位与学校环境上的巨大差异,则加重了这种迷茫,给初入社会的秦松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一天后,他向领导提出辞职,辞职则意味着逃离。

所幸,时任区调队矿业公司总工的徐志明知悉了这一状况,第一时间拦住了他。这位“全国首届最美地质人”,用他一辈子的工作经验和生活体验,帮秦松解开了心结。两个小时的谈心谈话之后,秦松心间那股说不明道不清的迷茫意外地淡了。思虑片刻,他决定留下。秦松说,徐老总是他最想要感谢的第一个人。

三天后,秦松拿起早已打包好的行囊,调转方向,去了西藏。

秦松在西藏从事野外调查

“西藏市场办”的五年,给秦松的人生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从2012年年底开始,他迅速地成长为中坚力量,并开始以项目负责身份开展工作。

一年后,秦松适应了西藏市场办的工作,领导也开始适应了他。“最难的项目、最累的工作、最好的成果”,当领导们脑海里闪现这些念头的时候,嘴里谈论着的名字只有一个——秦松。

从地质专业的角度来讲,金子是不会发光的。

但优秀的人,总能让别人感受到他身上的光。

2012年参与、主持《四川省石棉县薛家崖金矿详查报告》、《西藏日喀则谢通门县拉宗银铅矿详查报告》,其中薛家崖矿权在2018年提交小型金矿1处;

2012年-2014年主持并完成《西藏青草山地区1/5万矿产远景调查报告》,新发现矿(化)点7处,提交矿产地1处,找矿靶区9处;

2013年-2014年主持并完成《西藏色日绒地区1/5万矿产远景调查报告》,新发现矿(化)点10处,提交矿产地1处,找矿靶区16处,并获中国地调局评审优秀成果;2015年主持并完成《四川康定甘洛坝金矿勘查报告》;

2016年-2018年主持并完成《新疆昆仑山中段刀锋山西一带四幅1/5万区域地质矿产调查报告》,新发现11处矿(化)点,提交1处具大型远景锑金多金属矿,1处具中型远景锑金多金属矿,1处具中型远景钨铜多金属矿;找矿靶区17处;获新疆地勘基金中心评审优秀成果;

2017年-2018年,主持并完成《云南东鹏羊、铜壁关等十二幅1/5万区域地质调查》;

2018年-2019年,主持并完成《新疆和田县多宝山铅锌矿勘查报告》、《新疆和田县来贺山铅锌矿勘查报告》。

秦松主持的项目,基本都是“优秀”,这也成为了他日后一个耀眼的标签。

“那是最累的几年,也是成长最快的几年!”秦松掐灭一根烟头,有些唏嘘地感叹道,“烟也是那时候学会的。”地质工作的辛苦不仅在于常年的野外工作,报告编写工作也同样给身心带来了巨大压力。

长期的熬夜、加班、抽烟、作息不规律,加之西藏地区的艰苦环境,让他的发量开始稀少,与他求学时代的青春形象形成了强烈对比。但随着发量减少,他身上的光芒却开始酝酿,个人标签也开始从勤奋、上进的年轻人,开始转变为值得信赖与托付的优秀干部。

2

2016年,秦松任区调队下属实体矿业公司副总工。

岗位的变动与繁忙的工作并没有磨掉他身上那份地质人的朴素初心,作为实体副总工,所要参与的项目更多。严谨认真的工作作风,又让他每一个项目都要深入其中。加班已成常态,更严重的是压力,与之而来的,是长期熬夜与抽烟之后的失眠。

时间来到2019年,秦松以矿业公司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开始主持工作。野外项目工作的时间减少,然而压力却并没有因此而减弱,由于同时负责市场经营和技术,他的担子更重了。

幸运的是,擅长学习的他,很快适应了身份和职责的转变。

2019年秦松(右)在项目检查

在这个身份的转变过程中,矿业公司前任总经理魏永峰给了他很大的帮助,这是他想要感谢的第三个人。2018年,秦松担任矿业公司总工程师,同一年,魏永峰任矿业公司总经理。也正是从这时开始,秦松在继续全面掌握实体项目情况的同时,开始参与市场经营工作。

当时矿业公司的状况很难,前几年的项目陆续结束,新的项目又完全没有着落。队伍人心不齐、士气低落。年还没有过完,秦松就开始焦虑。与技术岗位不同的是,以前项目的各种难题,他可以找专家、查资料、想办法解决,再艰难的技术问题也有一套科学的解构体系,他有信心从细小的线索中去抽丝剥茧、下苦工,解决问题。而面临市场经营的领域,如何去找项目、谈合作、定合同,他犯了难。

他信奉的“认真工作、埋头做事”似乎不够用了。这一次,他还必须抬起头来,往外看!

“当时就是什么也不懂,幸好有魏总带着一起理顺了各个节点,带我上手。”秦松的回忆之中带着深深的感慨,在他看来,魏永峰的充分信任与放权,让他快速成长,并且逐渐在市场经营方面站住了脚。同时进行的,还有实体内部的改革。在魏永峰和他的努力下,矿业公司新的制度健全建立起来,执行方案也最终落实,尤其是关于薪酬体系的调整和完善,提高了员工们的激情与活力,新希望在公司沉寂的土壤里,悄悄萌芽。

也正是这一年的辛苦,为矿业公司(矿产资源勘查院)的蓬勃发展奠定了基础。当然对秦松个人来说,这一次全新的尝试,给他增添了底气。可以说没有这一年的磨练,秦松的成功转变恐怕还得要晚上几年。

忙碌的工作之中,秦松似乎忘记了慌张与不安,这种无法言说的感觉长时间萦绕在他心头。随着几个项目的先后开展,情况开始好转,他慌乱的心才最终捕获了一丝真正的平静。

时间过得很快。一年后,魏永峰因工作变动调离矿业公司。

秦松主持工作,开始独自开展整个实体的经营管理工作。

不同的是,一年后的他,有了点信心,在艰险的未来面前。

3

最艰险的一次是2016年,在新疆。

“当时我们遗书都写好了。真的。” 秦松笑着谈及往事,神情平静。但他最后的那句强调语气,还是让我们感受到貌似平静之下,被刻意隐藏的那一分惶恐与不安。

那是新疆且末县矿产调查项目,工作区平均海拔在5300m以上。由于地处中昆仑山腹地,周围300公里均为无人区,戈壁、沼泽、盐碱地分布,为工作增加了极大的困难,常常需要项目成员分组调查。工作时长、风险很大,即使是对于经验丰富的地质队员,也是对身体和心理的巨大挑战。

在一次野外调查过程中,因为地理条件恶劣,卫星定位受到了影响,他们与驻地失去联系。三天后,在又一次用卫星电话联系救援队伍失败之后,秦松一行三人焦躁、恐慌的情绪似乎达到了巅峰,继而又像过山车般地跌了下来。明明星光洒满了大地,可周围的环境却依旧暗淡不明,秦松拧开了紧握很久的手电筒,原本,他是想节约电池来着。所有人沉默无声,手电筒昏暗的照明灯下,只剩笔尖磨着纸面沙沙作响,三人心照不宣地开始写起了遗书。

2016新疆项目工作

“当时心里想得最多的是,我的妻子和孩子怎么办?”

谈及家庭,秦松说得最多的两个字是“感谢”,主要是对妻子说的。感谢她在自己迷茫时的陪伴和体谅,感谢她对自己的工作最大的理解和支持,感谢她对家庭最多的付出与贡献。他的妻子,也是秦松最想要感谢的第二个人。

秦松的妻子是一名地质子弟,他们由人介绍相识。也许是年少时早已习惯父亲因野外工作的长期远离,她对于秦松的工作,并没有太多的埋怨,只有深深的担忧。

 “她和其他兄弟的老婆都不一样,”秦松笑着跟我们介绍说,“别的兄弟的老婆经常闹啊,吵的,这些我们都见识过,她就从来没闹过。”有一次秦松故意问她,为什么每次出野外从来不问什么时候回来,也从来不和他吵闹,是不是不爱他了?妻子只是平静地回道:“工作摆在那儿呢,又不是问了、吵了就能回得来,说多了你在外面还更心慌呢。你们的工作性质我从小就了解,反正知道你心里有我有家就行了。”

2015年元旦当天,秦松举行了婚礼。1月4号,在老家办完答谢宴的第二天,秦松早早地回到公司,继续项目工作。

2016年2月,秦松的孩子诞生,原计划孩子出生一周后出野外,这一次他深感愧疚,多呆了二十天才奔赴新疆。错过了孩子的满月,只在百日宴之前赶了回来。

从2016年年底开始,秦松的个人能力页上添了几个新技能——换尿布、冲奶粉、洗衣服、给孩子洗澡……甚至扫地、做饭、整理房间。以孩子为纽带,他渐渐回归生活,融入家庭,显得更加忙碌了。但提及这些的时候,他笑得很幸福。

4

2020年3月,因为单位发展需要,原矿业公司改名为矿产资源勘查院,秦松任院长。

从2019年3月主持工作,到2020年担任院长,秦松主持工作两年来,员工平均工资连续增长:2019年同比增长15%,到了2020年,这个数字是55%。

他实现了当时对项目兄弟们的承诺:过得更好、挣得更多。

“目前就算是缓了口气吧,今年的工资和奖金发下去,我心里也就松了点了。”员工工资的提升,不仅是对员工最好的激励,也是对秦松最好的慰藉。回想起这两年的艰难过程,他仍然表示感谢,“感谢兄弟们的信任吧,总算没有辜负他们。”

秦松最想感谢的,还是单位的培养、信任与支持。谈及于此,他竟然罕见地有些羞赧,“就是豁出去了,有问题就去找领导。”技术出身的他,原本习惯于自己解决问题,不给单位添麻烦。但现在,他不得不“厚着脸”一次次叨扰单位和领导,寻求帮助。“当时就是单位把40多号干部职工交到我手里,我只想不能辜负单位的信任。反正有单位给我兜着,我就大胆去闯!”

队上在近几年的顶层设计中为矿产资源勘查院设计了专业分工,梳理了发展方向,并在人力和市场等方向提供了大力的支持和指导。当然,苦心没有白费,付出终于收到了回报。秦松把取得的成绩归功于单位和员工们的支持,他依然平静、谦逊,满脑子里想的,是下一步的事。

 “万事开头难,然后中间难,最后结尾难。”对于困难,他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在他看来,市场的风向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如何打造自己品牌,在未来改革的浪潮中站住脚,是他作为一个实体负责人,应该也必须考虑的事。

对于实体的发展与未来,秦松有着自己的想法和规划,“在解决生存问题的基础上,去通过一些项目,甚至是和高校的合作,打造我们院专业领域的口碑和品牌效应。”他坦承,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初步计划是,尝试凭借“科技创新”的潮流,引进和培养一批高素质的人才,立足矿产勘查领域,深挖潜力,把矿产资源勘查院打造成为一个学习型、科创型的团队。找到一条可持续发展、壮大,属于自己的路。

他给自己,又找了更多困难的事。

我开玩笑地说了一句,那你这头发以后怕是会越来越少了。

秦松笑着说,“那我就刮个光头,以后出野外就更方便了。”

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