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地矿文化 > 文艺之窗
【“书香自然 智慧人生——天府地质杯全国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二等奖作品 《读地质笔记,话野外时光》
来源: 区调队 作者: 王仕海 编辑: 马杰媛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 2020-05-08

王仕海近影

一本《温家宝地质笔记》躺在我的书架上已有两三年,时间不短,看过的次数却不多。身为普通地质工作者的野外地质考察笔记部分,记录的那些现实与梦想,他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悟最是触动我的灵魂,读来特别得真切,感同身受。

艰难困苦,玉妆于成,多少年过去,祁连山的风雪依旧。地质人寻着前人的足迹,用双脚丈量祖国的大好河山,从北方的草原到南方的丛林,东边的平原丘陵到西边的高山峡谷,都有我们的身影。我是一名地质队员,出野外是每年周期性的话题,近年的野外时光,有那么一些小事儿,在此闲话。

一、麻扎往事

麻扎,G219国道上一个普通的地名,在我的记忆里却有深深的烙印。走进高原的第一个夜晚,是在那儿度过的。维语中“麻扎”是坟墓的意思,也许是提醒过路的人,这个地方不好惹。此地山势陡峭,直入云天,怪石嶙峋,裸露的岩石,寸草不生,山口海拔为4950米,谷底就是湍急的叶尔羌河。

记得那天,早早从天路零公里的叶城出发,我坐的是运送物资的大货车,道路崎岖,正好遇到修路,很多地方需要走临时开辟的便道。车开得很慢,摇摇晃晃,不多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睡着了,海拔越来越高,呼吸变得不那么顺畅。快到麻扎道班的地方,封路了,一直等到天黑才放行,在黑夜里顺着山路盘旋而下。

三个多小时之后,终于到了有店家的地方。吃了泡面,喝了热水,蜷缩在一张小床上,卷着厚厚被子,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大口呼吸也难以满足身体对新鲜空气的需求,耳朵不时嗡嗡作响,像蚊子在耳边,怎么也赶不走,头一开始是晕,之后是疼,由轻微的疼,变成针扎的痛。晃一晃脑袋,痛得愈加厉害,一夜都不能睡着,就那么浑浑噩噩地熬到天亮。

第一次高反,心里总是有些害怕,好在有同行师兄的鼓励,第二天我们无所畏惧地走向了更高的大山深处。想想那夜的高反痛苦,而今读到“地质笔记”中这句“我坚信,没有翻不过去的山,也没有到不了的岭。山越高,意志愈坚;岭越远,胸怀愈宽。一个不畏艰难困苦的人,一定会到达光辉的顶点”很有感触。后来,每次路过麻扎,总会想起那年的往事,高原让人敬畏,也让人兴奋。

二、团结峰的雪

西昆仑的团结峰,最高处海拔6600多米,我们的工区就位于团结峰山脚一带。群山连绵,山之巅都戴着顶顶白色帽子,夏日的阳光,照着晶莹剔透的积雪,远远望去,天然、纯净、空旷、平和、安静、美好,看着就欢喜。只有涓涓细流顺沟而下,带着一点点太阳的余温。

做矿产地质调查,填图、采样的我们常在山里走,河边的戈壁滩是行车的高速路,熟悉的山峰和沟谷都是我们的朋友,但偶尔也会低估了大自然的变幻莫测。某天,需要完成的路线长了些,收工稍微晚了一两个小时,回驻地的路上,要通过一条河流,看着水也只比往常大了一点儿,可车刚开到河中央,熄火了,一个轮胎偏了,陷在泥沙里,眨眼间河水漫进了车内,赶紧下车,拉着绳子涉水走到了岸边,只见在河水的冲击下,车越来越偏,冰凉、浑浊的河水越来越大,不到一小时,河水暴涨,车已经大部分淹没在洪水中,只隐约见到车顶。

夜色降临,恐怖的气息越来越浓,高原的夜,露出了它狰狞可怕的一面。好在找到邻近的边防哨所,边防战士腾出来一个帐篷,我们一群地质人,围着火炉,唱起了勘探队员之歌,是那山谷的风……是那狂暴的雨……

三、金沙江边的牦牛

川藏铁路的勘查,自然是缺不了地质人的身影,今年我随项目组去到金沙江畔,做铁路沿线的地质调查。蜿蜒的金沙江像一条蓝色的项链,镶嵌在山谷里,江边的山崖则是陡峭直立,从谷底到山顶,光秃秃的河床是洪水留下的印记,往上是草地、树林,植被覆盖呈现明显的垂直分带,1000多米的高差,尽显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清晨从山腰下到谷底,一路下坡,脚底碎石头哗啦啦地往下滚,天黑前还得一步步爬上去,脚底的碎石头,还是会哗啦啦往下滚,一不留神,踩滑了、摔倒了,爬起来再走,走好每一步,也要做好地质现象的观察记录。

“在野外考察中,我从未定过一个遥测点,因为我的良知不允许我那样去做。我决不能偷懒,否则我将痛苦不可释。”读到地质笔记中这段叙述,我是深深地为之折服。

在山间树林,经常会遇见牦牛,偶尔三五成群、偶尔一只独行,上山、下坡如履平地,它们是大山深处的精灵,倔强不屈,我们这群地质人,常与精灵作伴。

四、蒙达村的酥油茶

缘于一次偶然的机会,到了山南洛扎,做矿产调查。踏上了库拉岗日雪山下的土地,蒙达村正好位于国道边,村子所在是一条深谷,北边有海拔5000余米的普莫雍错,南边是海拔7000余米的库拉岗日雪山。村子里的人,大多是牧民,闲暇时光总爱围成一圈,拉拉家长里短,不论阳光明媚,还是细雨蒙蒙,在田野路边,铺上一张毯子,打上一壶酥油茶,慢慢地喝,闲看日出日落,风去风来,云卷云舒。

酥油茶咸腥的味道,对陌生的人来说有些浓烈,但对爬山归来,疲惫的地质人,却是补充水分和能量的上好佳品,一口气喝上一大碗,整个人的魂儿都回来咯。

“没有翻不过去的山,也没有到不了的岭”。

地质人常常身在野外,见过山河大海,走遍九州大地,可梦里都是故乡,唯有以梦为马,走向更远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