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地矿文化 > 文艺之窗
【“书香自然 智慧人生——天府地质杯全国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佳作奖作品 《纸上立山河,胸中浮乾坤》
来源: 108队 作者: 杨立 编辑: 马杰媛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 2020-05-08

杨立近影

晨星渐起时,我醒了,耳畔仿佛回荡有汹涌的涛声,我确定这声响来自于近期不断摩挲的一本书——《大河奇峡——四川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本书像一个巨大的收纳盒,将大渡河峡谷的各个重要组成部分一一归类。本书由中科院院士刘嘉麒作总序,成都理工大学地质学教授刘兴诗作序,共分为“奇侠惊天下”、“绝世峡谷”、“古道清风”、“跨越十亿年的地球故事”“湖光山色”五个章节,共计九个部分,凡20万字,照片数百张。隐藏于书本背后的还有乐此不疲的脚步和持之以恒的初心。

十亿年的地球光阴变迁浓缩进地层般沉积的200余页的册子里,这是第一本较为全面系统介绍“四川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的图书,可以说开了一个科普书籍的先河,为以后此类题材的写作作了榜样。这不只是一本科普佳作,亦是一部旅游指南,也可以说是一部有关大渡河峡谷的小百科全书。地层、褶皱、断裂、山脉、河流、生物、气候、村落、遗迹、人文等等勾勒出大渡河荡气回肠的故事。书本像插上了穿越时空的翅膀,让我们更好地和山水对话、和地球对话、和远古的神灵对话。

三位作家李忠东、周江陵、邹蓉系四川省地矿局的职工,邹蓉更是生于大渡河边的女作家,大渡河人看大渡河,地质学者写大峡谷,轻车熟路,再合适不过了。他们工作之余或借着地质工作,奔波于山野,以星辰作伴,用地质人的“三光荣”精神,把科普文章写在祖国的大地上,以传播地质科普知识为己任,为提升普通读者的科学素养而奉献力量。除了杨建、李国斌两位摄影家以及其他多名摄影师拍摄的精美的图片之外,文中许多形象而简约的示意图竟然都是出自一位四川大学在读学生周箬萱之手,让人欣喜而赞叹。

受孕于山河,分娩于笔尖。我捧着这本书犹如捧着一个新生的生命,小心翼翼拥抱。这本书当然很重,承载大瓦山气势磅礴万壑千峰的重,是岩石的沉重,是文字的厚重,是内心的敬重;这本书自然也轻,恰似大渡河川流不息奔腾而过的轻,有浪花的轻盈,有诗意的轻灵,更有怀着“无限风光在险峰”的轻快。浸染墨香纸页间泛起了浪花和风语,裹挟着藏彝的风情,从高处呼啸而来,逐字逐句读来令我澎湃不已。每一张照片的背后都是四、五年跋山涉水翻山越岭的疲惫与快乐,每一段凝练的文字背后都是日夜咬文嚼字宵衣旰食的艰苦与辛劳。

因一条河,成一段峡,著一本书,结一生情。

认识一个人从名字开始,认识一条河,理应如此。在《奇峡惊天下》一章,作者以名字为切面,将大渡河的前世今生娓娓道来。不论是沫水,铜河,还是阳山江,都是大渡河。作者又说大渡河是混沌的、是蜿蜒的、是委屈的,是非度不可的。石达开没过,红军却过了。所以有了安顺场“翼王悲剧地,红军胜利场”的对联。因为有一条非度不可的河,所以也会有一段非看不可的峡。亿万年来,河与峡相伴相生,相濡以沫。作者在文中深情地回忆起了另一个人,即首先提出“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的地质学家——骆耀南,大渡河峡谷记录了包括他在内许多地质人的青春岁月。巍巍的大瓦山、长长的大渡河,有威尔逊的惊叹,有贝伯尔的惊叹。三位作家用文字骆罗耀南、范晓等前辈致敬,向大渡河致敬,向大自然致敬。

地处青藏高原和横断山脉东侧的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于2005年获评《中国国家地理》全国十大最美峡谷。气象万千的大渡河峡谷,远不止峡谷的这么单调,还有许多有温度的风物。一幅幅图卷缓缓铺展,一帧帧画面映入眼帘。徜徉在古道清风和湖光山色的景致里,我记住了很多名字,有道曰茶马、有镇曰清溪、有花曰报春、有湖曰汉源。各有各的精彩,各有各的故事。在书里,我了解到若以“河源唯远”论“委屈”的大渡河应该才是长江的一级支流,岷江是其最大支流。在书里,我接触到大峡谷周边中国桌状山群——峨眉山、大瓦山、瓦屋山的神奇与瑰丽。在书里,我感受到穿越大峡谷修筑乐西公路、成昆铁路的悲壮与曲折。在书里,我了解到峡中看峡、峡外看峡的美妙和幽密和峡谷分类的依据。在书里,我了解到筰都夷地文明密码的传承与延续......人文景观和自然风光在此地交织,孕育了大渡河特有的文化特质。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科技创新、科学普及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要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没有全民科学素质普遍提高,就难以建立起宏大的高素质创新大军,难以实现科技成果快速转化。”三位老师近十年来苦行僧般的笔耕不辍,出于对自然的热爱,出于对地质科普工作的责任与担当,先后出版了《香巴拉之魂——秘境稻城》《四川省地质公园科普读物世界地质公园(上、下)》《藏奇纳胜聚美兴文——兴文世界地质公园》等等一系列科普著作,为四川科普工作的发展尽了一份心力。他们正是中国著名科普作家刘兴诗眼中更值得尊重的自然科学工作者,科普写作者。既有地质学者的严谨,又有诗人作家的灵性,穿梭于山山水水村村落落,以温情而客观的笔触和画幅记录自然,在纸上立山河,在胸中浮乾坤,讲好地球故事。他们让读者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透过神奇瑰丽的自然景观,探寻地球深处的地质秘密。让我们不仅仅是简单的看山看水,而是从本质上识山识水。书为峡谷之峡,心是侠者之侠,精神乃徐霞客之霞。

此时,东方未白,田野的蛙声起伏有致,窗外吹来的凉风,呼声犹如《勘探队员之歌》里所唱的“是那山谷的风”,书页又被重新翻开,我的目光又朝着大渡河流动的方向,坚定而神往。

大河奇峡,非读不可;奇峡大河,非去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