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地矿文化 > 文艺之窗
【“书香自然 智慧人生——天府地质杯全国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佳作奖作品 《以书为伴 点亮人生》
来源: 成测中心 作者: 赵莹月 编辑: 马杰媛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 2020-05-08

赵莹月近影

女儿年纪尚小,喜欢绘本,走到哪总要在小书包里带上两三本,有空就缠着我给她讲,小鸡球球与妈妈的温馨故事,鼠小弟和朋友们的开心日常,她听得津津有味,我亦读得兴趣盎然。

回想自己小时候也是这样,每晚睡前必缠着母亲讲书,她趴在床上给我念故事,作为交换,我则坐在旁边为她捶背,那些神奇的故事打开了我想象的大门:拇指那样小的姑娘遇到各种动物,最终在一朵花里找到了归属;眼睛像茶杯那样大的狗,会为主人带来所有他想要的东西;还有可怜的卖火柴的小女孩,我想把自己的食物与她一起分享......

后来自己识字,配着精美画面的小人书是看书的首选,院子里各家的小人书被我搜刮一空,很多小人书一套多本,往往不全,我断断续续地看,依然热情不减,《木兰从军》里讲一个女孩也能上战场打仗,博取功名;《牛郎织女》里相爱的两人虽不得不天各一方,却幸好有喜鹊愿为他们搭桥;最喜欢的还是《西游记》,勇猛无比的美猴王最富情谊,想方设法也要打败妖怪救出师傅。

中学时,学校周边兴起租书店,压上校牌就能借书,几毛钱一天的租金可不便宜,为了借了快还,我干脆坐到教室最后一排,把教科书高高垒在桌面上,偷偷在课堂上看租来的书。这样的做法自不可取,也被抓住过,正看得兴起,无意抬头,晃眼看到班主任从窗外逼视过来的凌厉眼神,顿时被吓得手脚冰凉,最后书被没收,我只好将自己存了大半年的零花钱悉数赔给了书店老板。

自那时候起,看的书便日渐杂了起来。看“正统”的中外名著,《傲慢与偏见》里的达西,简直符合了情窦初开的少女对完美恋人的所有想象;看了《三国演义》后,便喜欢与男孩子们探讨赵云与关羽谁更威猛。也看“不务正业”的书,看玄幻小说,《九州缥缈录》那时候还在连载,由多名作者共同执笔,人族、兽人族与羽人族的故事很有想象力;很爱看科幻小说,与有共同爱好的同学约定,轮流购买《科幻世界》,相互借阅,最喜欢的科幻作家就是刘慈欣,辗转借阅,看完了他所有的著作;还有郭敬明和韩寒是那时候当之无愧的偶像,郭敬明的《幻城》怎么能写得那样空灵?韩寒的《三重门》读来最有共鸣,写出了我们那个年代学生共有的困惑与思考。看得多了自己也开始写,在网络上写一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文字,写作爱好的种子便在读书中被种下

谁曾想,多年以后,当时不被认可的玄幻小说有个更广的受众群体,《九州缥缈录》打开了市场,被拍成了电视连续剧;刘慈欣的《三体》竟然绽放出那样璀璨的光彩,获得了雨果奖,看着自己曾喜欢的作家,以一己之力开启了中国科幻世界繁荣的新纪元,我亦颇感自豪;郭敬明与韩寒依然活跃在文化领域里,拓展出了更加广阔的天地,同样的成绩斐然当年看过的那些书,有的作者与我处于同一个时代,他们如同我神交多年的旧友,用作品陪伴我走过了一小段时光,而后继续埋头在各自的领域里耕耘,突然有一天,我发现自己的生活再次与他们产生交集,时代与际遇早已不同,相同的是对文学的那份初心,愈发历久弥新,光彩鲜明。而我当年因读书种下的种子,也在生根发芽,写作成为了我在职场中最重要的依凭。

现在的我,在空闲的时候依然愿意捧一本书在手,只是不同年龄阶段看的书自然不同,小时候读中国四大名著,觉得最索然乏味的是《红楼梦》,现在重读,却从中悟出了许多道理;前段时间看了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被惊艳,诗一样的文字里,藏着作者极富哲理的思考,我想,这样的书,五年以前看,我未必能领会其中的含义。随着生活阅历的增加,我能真正读懂的书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深地感知到,每一本书里都藏着写作者对世界的感悟,这些感悟或浪漫,或决绝,或温暖,或凄楚,读这些书,既是通过书本与作者对话,听他们之言,感他们之感,又更是在阅读中与自己谈心,在书中寻找情感的共鸣,借阅读发现自己,重塑自我,让生命变得更加通透。

有书相伴的一生注定是细腻多彩的,庆幸自己到今天仍保留了读书的爱好,感谢曾读过的每一本书,因为我深知,也许在此时,也许在将来,它们终将成为我记里的“高光”时刻,点亮我的生活。